我的40年

來源:本站原創?作者:張仕華??時間:2018-12-29?【字體:??

那一年,我16歲,正值青春懵懂時期,本該享受父母關愛的我,卻過早地承擔了家庭的重擔。

小學沒畢業,我就已經開始參加集體勞動,一天掙3個工分。之后的日子里,邊上學邊勞動,那時候叫“半農半學”。沒有教室、課桌和課本,就借用農家的房屋,東搬西挪,直到五年級才轉到大隊建的學校念完小學。到我在公社辦的農中學校上學時,早上要步行15華里去學校,課本、教室和科桌均依然是借用的,下午參加集體勞動,就這樣斷斷續續地完成了學業。

而寒暑假和禮拜天,我在30公里以上的鄉間小路上當過搬運工,挑運過大米、布匹、咸鹽、紅糖、鐵板、日用百貨,運到大隊、公社供銷合作社,運費分別是每百斤1.5元和1.7元。13歲那年,我還在縣政府辦的農場打過8天工,每天掙8角錢。

正是少時的堅韌、執著,淬煉磨礪了我日后的膽識、意志和筋骨,以至在過往的風雨歷程中寵辱不驚,坦然自若,也正是那一絲絲苦澀,成為了我生命中永恒的守護。

1980年,我穿上了草綠色的軍裝,成為一名光榮的鐵道兵,來到北國邊陲的大興安嶺服兵役,離開了生我養我的這片土地,離開了熟悉又眷顧的鄰里鄉親和溪澗小路。

在短暫的3年軍旅生涯中,正規化、軍事化的訓練和培育,練就了我服從命令的本能、遵章守紀的習慣、雷厲風行的作風和吃苦耐勞的精神。

我們部隊在擔負塔(河)十(八站)鐵路線建設的永安隧道泄水洞施工時,全是靠人工操作,少有現在的大型機械設備,自然也看不到鉆孔臺車、大型自卸出渣車、裝載機、運輸車的影子,甚至盾構機之類的先進設備了。

那時,我和我的戰友們都是靠人工用鐵鍬往電瓶車斗里出渣,再用兩根小鋼軌做軌道,牽引十多節電瓶車斗子運渣至洞外。襯砌混凝土時沒有輸送泵和罐車,只能用解放翻斗車拉混凝土,然后再用鐵鍬一鍬一鍬往上傳。支模也沒有現在用的鋼模板和鋼立柱,全是由木板和方木代替,做支撐、當模板,勞動強度與現在機械化操作相比要高出很多。

可是,盡管如此,我們也不覺得有多苦、多累,或許這就叫軍人的作風吧。尤其是睡眼惺忪的時候,當軍號響起就得立即行動。斗轉星移,40年過去,從解放軍戰士變為筑路工人,伴隨筑路大軍轉戰南北,為建設美麗的祖國穿山巒、越溝壑,戰嚴寒、斗酷暑,鋪路架橋。在這個集體大熔爐里,我進一步地接受了鍛煉和各種自然環境的考驗,同時也感受到企業各級組織大愛和關懷。

40年春雷,鳳凰涅磐,星光璀璨。跨越40年千山萬水,我作為企業相依共存的一員,為日益昌盛的家國而驕傲,為擁有“誠信、創新永恒,精品、人品同在”的企業精神而感慨,為奮發圖強的集團而自豪!


凯时kb88登陆中心 = kb88凯时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