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遠的鐵軍

來源:中國鐵道建筑報?作者:羅開富??時間:2018-07-07?【字體:??

7月5日是中國人民解放軍鐵道兵建軍70周年,兵改工也有35年了。但如今,人民群眾一提起鐵道兵,仍是念念不忘、銘記于心,發自內心感激和敬佩。

經常有這樣的事,在人群里,誰要是當過鐵道兵,就會被人高看一眼:“啊?你真當過鐵道兵,了不起!”在穿越洞連洞、橋連橋的高山峽谷的火車車廂里,也經常會聽到人們在談論這條鐵路當年是老鐵道兵的哪個師修建的。即使后來兵改工了,還會刨根究底探尋著修這條鐵路的“局”是原來哪個師改制過來的。言外之意,在這種惡劣的自然環境里修筑這么高質量的鐵路,一般的施工隊絕干不了,只有鐵道兵才行。雖然這個兵種如今撤編了,但逢山鑿路、遇水架橋、戰勝千難萬險的鐵軍雄風猶在。

我1961年9月成為鐵道兵一員,參與修筑浙江杭(州)長(興)線、江西向(塘)樂(安)線。1964年9月奉命率全排36位戰友從江西出發奔赴云南,為修建成(都)昆(明)鐵路給全營打前站。1984年兵改工那年,我作為《經濟日報》記者徒步重走長征路,完全按照50年前紅軍長征的時間,原路采訪并每天發一篇稿,我又一次沿著紅軍長征路線從江西出發,經湖南、廣西、貴州、云南,過金沙江進入四川。途中,紅軍長征的艱險,決勝成昆線,讓毛主席早日睡得著覺的誓言一齊涌進心頭。

革命自有后來人,30萬筑路大軍繼承和發揚紅軍精神,在成昆線上譜寫了一曲又一曲驚天地、泣鬼神的壯歌。為了給國家節省修筑費用,成昆線上都盡可能少用炸藥多用人工,如著名的黑井隧道就是鐵8師36團指戰員完全用錘子加鋼釬打通的。竣工時,許多人被鋼釬震裂發炎的手已根本拿不起酒碗,只好俯下身去吸酒,指戰員一滴滴的喜淚直落碗里。目睹這樣的場面,誰不蕩氣回腸!

云南元謀中壩隧道是成昆線的咽喉地段。1965年8月的一天,鐵8師38團3連班長董金官作為尖兵按操作規程領頭排除險情,突然意外發生,啞炮把他的兩只眼珠炸飛,下巴和兩根手指也被炸斷。1966年5月,王光美代表時任國家主席劉少奇到醫院慰問,稱贊他是英雄,董金官說:“謝謝,我真的算不上。當上老鐵,就不能怕犧牲!”

有專家稱成昆線是一座地質博物館,歐美一些專家也早就贊同這一判斷,這條線也是地質上所稱的筑路禁區。這些論斷并非虛言。昆明南有個漁壩村,成昆線上的3號隧道就坐落在這里。隧道所處位置是風化石組成的破碎山脈。1966年8月5日,鐵道兵1師4團開挖這座隧道時,首次出現了塌方,堵在洞內的25位官兵從通風管爬出。9月12日、12月6日隧道再次塌方。12月8日下午3點40分,16連指戰員正在清運洞口石渣時,突然一聲巨響,洞口再次崩塌,地上出現了大陷坑,奇突的坑內出現了旋轉下陷的狀態。眼看戰友將被石流吞沒,23名指戰員相繼跳進了陷坑,扒開戰友身邊的亂石,手拉手組成“人鏈”,用人和人的接力把他們從石渣中一個個拉出來,送上岸。就在此刻,又是一聲悶響,從洞內另一挖掘面趕來搶險的17連副連長張弟裕及王明發等多人,即刻陷入更深的泥石旋渦中。他們一邊雙手推開搶救他們的戰友,一邊拼命呼喊著:“快離開!”剎那間,18位鐵道兵指戰員被越陷越快的陷坑吞沒了,18勇士全部壯烈犧牲,在場的戰友無不失聲痛哭。

官兵們被不怕犧牲、前赴后繼的壯舉震撼著。來不及擦干眼淚,師團黨委迅速組織專家對這一特殊的地質進行了勘測和研究,為漁壩村3號隧道制定了新的施工方案,最終如期竣工。半個世紀過去了,當年參加這場生死大營救的戰友們只要一提起那場事故,依然熱淚盈眶。沒有在現場的人們聽到這個故事,也無不受到震撼,肅然起敬,不禁會問:“究竟是什么力量鍛鑄了這支鐵軍?”

我覺得正是共產黨人的理想和信念在支撐著他們。無論是抗美援朝“打不爛、炸不斷的鋼鐵運輸線”,還是新中國建設,黨中央的每次召喚,鐵道兵都前赴后繼,不怕犧牲,完成常人難以想象的艱巨任務,用忠誠、鮮血和百折不撓的精神捍衛鐵軍的榮耀。也許,一開始,每個人并不完全懂得這種共同的理想和信念,但他們在鐵軍這所大熔爐里很快就懂得人生的價值觀、共產黨人奮斗的目標。從信仰它的那一刻起,他們就立志奉守它一直到自己生命的終點。

羅開富,曾在《鐵道兵》報社工作,《經濟日報》原常務副總編輯、高級記者,徒步采訪萬里長征第一人,著有《來自長征路上的報告》《紅軍長征追蹤》《見證征程》《感動征程》等多部長征題材作品。



凯时kb88登陆中心 = kb88凯时国际